黛玉教诗,读写结合

    黛玉教诗,读写结合


一、读书应该大量


林黛玉让香菱诵读王维的五言律诗一二百首,杜甫的七言律诗一二百首,李白的七言绝句一二百首。“读诗百遍,其义自见”,诵读这种方法对于我们学写诗也是非常正确而必要的。随着诵读篇目数量的增加,你对诗歌的语言感知能力就会越来越强,诗歌的阅读水平也就会越来越高。这好比盖房子,先要打好地基,地基越牢固,房子也就可以盖得越高大。诵读不仅是学好诗歌的根基,也是提高鉴赏能力的根本途径。林黛玉介绍给香菱的这三位诗人,要求她读三个人的诗,读完三个“一二百首”,可见林黛玉很重视读书数量。我们教小学生读课外书,读名著,也应该向林黛玉好好学习,学习她对自己的徒弟提出的大量阅读的要求。


二、让学生读名著


林黛玉认为,要学诗就要学一流的。王维的五言律诗是最好的,除了杜甫,没有人能赶得上他;七言律诗,杜甫的诗要是打一百分的话,恐怕要再找出一个八十分的都不可能,后来一个李商隐也还可以;七言绝句,那是不会有人写得过李白的了。这三个人,李白“诗仙”杜甫“诗圣”王维人称“诗佛”,唐朝的诗歌,成就最高的就是他们三位了,以前一直是这样评价的。后来白居易取代了王维的位置,因为他的诗里面有一些反映劳动阶级的生活、思想等等,还有他的长篇,如《长恨歌》《琵琶行》都不错,但是以前一直是以李白、杜甫、王维三个人为首的。林黛玉这个看法也是很对的。要学就学一流的,学不到一流还可以成为二流,要是一开始就学二流的,那只能学成三四流了。我们在教学生阅读文学作品时,也要介绍名著给学生读,尤其要挑选文质兼美的作品,这对于陶冶情操,培养纯正的文学意识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
三、读书要联系生活


香菱读书的方法值得我们借鉴:“我看他(王维)《塞上》一首,内一联云:‘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’。想来烟如何直?日自然是圆的。这‘直’字似无理,‘圆’字似太俗。合上来一想,倒象是见了这景的。要想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,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…….还有‘渡头余落日,墟里上孤烟’。这‘余’字合‘上’字,难为他怎么想来!我们那年上京来,那日下晚便挽住船,岸上又没有人,只有几棵树,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,那个烟竟是青碧连云。谁知我昨儿晚上看了两句,倒象我又到那个地方去了。”在这里,香菱就是读了诗句,联系自己的生活加以理解,她将自己的生活和诗中词句背后的真实情景进行了联系与契合,唤起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和生活经验去理解作品。在平时,我们一定要丰富学生的生活,不断激活学生的生活积累。


四、作文要展开想象


香菱学诗,第一首,通篇就是说了“月亮很亮”这么一个意思。所以黛玉就说,初学者看的诗少,措辞不雅,要放开胆子去做,要有想象力才行。这也是很对的。恩格斯在评论德国诗人普拉顿的时候曾强调说:“写诗必须有大胆的想象。”可以说,没有想像就没有形象思维,也就没有诗。形象思维的过程自始至终都贯穿着丰富的艺术想象,大胆的想象可以使极平常的生活景象焕发出奇特的美感、美质,令人耳目一新。其它文体的创作也离不开大胆想象。


五、作文要改了再改


香菱的诗一共写了三遍。第一遍是在“茶饭无心,坐卧不定”的情况下经过苦思写成的。薛宝钗先看,说“这个不好,不是这个作法”;林黛玉则认为“意思却有,只是措词不雅”,指示她“丢开”这首,“放开胆子”另作一首。


香菱得了这个指示,“连房也不入,只在池边树下,或坐在山石上出神,或蹲在地下抠土”,“皱一回眉”,又“含笑一回”,简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,可这样写出来的第二首还是不行,林黛玉说“过于穿凿,还得另作”,薛宝钗则认为它离了题,不是写“月”,而是写“月色”了。尽管又一次失败,香菱毫不气馁,便独自走到阶前竹下去构思她的第三稿。她“挖心搜胆”,绝无旁骛。以致将探春说的“你闲闲罢”听成“十五删的‘闲’字”,反过来说探春“错了韵了”。这一天,香菱满心想的都是诗,到晚间还是对灯出神,三更上床,到五更才胧睡去。最后,她居然在梦中把这首诗做成了,而且笑道:“可是有了,难道这一首还不好?”待到宝钗将她唤醒,她立即将诗抄写下来——这就是她的第三稿,后来博得了众姐妹的一致称赞:“不但好,而且新巧有意趣”。


香菱学诗有成,离不开林黛玉有针对性的指导与点拨,更离不开她自己的持之以恒和反复修改,这些都值得教师学生的学习和借鉴。


发表评论